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旅游新闻

详记杜丽五日生活:我这5天比4年还难熬……

发布日期:2022-01-11 03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8月9日北京奥运会的首个比赛日,杜丽与奖牌失之交臂,26岁的山东女孩泣不成声。如今时隔5日,杜丽在射击馆凭借着出色的发挥,在最高领奖台绽放了她最灿烂的笑容,这位好强、勇敢的山东女孩也赢得了现场观众与记者的深深敬佩。

  杜丽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,在失去首金之后的当天,她甚至不愿意在任何场合谈论射击比赛。这些天经历的艰辛,杜丽感慨道:“这5天比我备战奥运的4年难熬多了。”杜丽赛后还告诉记者,在冲击首金失利后,她立即从奥运村搬回到了北京射击场熟悉的家,“这里的一切我都很熟悉,有利于我调整心情,恢复状态。”

  杜丽回到熟悉的家,但这个以往熟悉的家,现在却是封闭式的小屋子——没有电视、电脑、电话,队友的成绩对她“保密”,杜丽要做的就是平复心情,专心训练,备战后面的比赛。“不去管别人,就按照自己的训练计划认真练,把外界干扰降到最低”,这就是杜丽的教练在她首金失利后,为杜丽量身制定的训练计划。“感觉这些天过得真的特别艰难,我记得第一天恢复训练时我又打出了一组很一般的成绩,当时我绝望了,都想放弃了,觉得什么都没意思……”杜丽还向记者透露,原本喜欢逛街购物的她,这几天甚至没有出门,“我怕别人认出我来。”杜丽说。

  朱启南夺金失败后,结束了自己本届奥运会的征程,离开之前,他不想把自己的情绪带给队友,就在走廊的黑板上写下:“祝全队队友好运!”射击队领队肖昊鹏表示,这几个字感动了全队,其中也包括杜丽,“她一直压抑的心情也好多了,心情逐渐平静下来后,训练也开始恢复正常。”

  由于房间里,没有电视、电脑、电话,外界的信息都不知道,杜丽惟一的放松方式就与队友打扑克。“我几乎每天都陪着杜丽,她闲下来的时候,就喊队友与她一起玩玩扑克。”杜丽的教练王跃舫说。

  “就在昨天,杜丽还跟我说,她不想打今天的比赛。”比赛结束后,王跃舫这样对记者说出了赛前最大的秘密。她说她当时也并没有怎么劝说,她只是想杜丽通过自己的调整来做出选择。她也明白:如果杜丽不能打开自己的心结,那么人们将不会看到一个重新登上奥运会冠军领奖台的杜丽。

  “不想打了”这句话在王跃舫的印象中已经说了很多遍,“但比赛前一天杜丽的态度最坚决。”王跃舫能做的,只是尽可能通过自己的宽容去安抚杜丽的心情。“吃饭、睡觉、休息,总之不去想比赛,让她安静地度过这几天。”王跃舫说。

  为什么最终会选择坚强出击再举枪?杜丽说,“这几天我虽然非常绝望,但是,还是有很多人在支持鼓励我,特别是很多素不相识的志愿者给我送卡片,上面写满了鼓励我的话,这令我非常感动,很高兴,我今天坚持下来了!”尽管只有短短5天,但在杜丽心里,这个回忆却刻骨铭心——“因为我战胜了自己!”坚强的杜丽如是说。本版撰稿 本报奥运报道组

  杜丽刚入国家队,便对帅气豪爽的东北小伙子张付青睐有加,更将他视为自己的偶像。2002年,杜丽终于和张付走到了一起,不过国家队不允许队员之间谈恋爱,他们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感情。但最终队里还是发现了他们的“地下情”,为此,杜丽和张付还郑重地写下了保证书。2006年多哈亚运会上,杜丽拿下了个人、团体两块金牌,张付也赢得两金一铜,大方的他们终于将恋爱关系公之于众,一起“笑傲江湖”。

  据悉,杜丽和张付已经拜见双方家长,将婚期定在了2009年的全运会后,让我们一起祝福这对中国射击队的金牌情侣早成眷属。

  或许很少有人知道,杜丽本不姓杜,原名石芳芳,后又改名齐芳芳,最后才改名杜丽。究其原因,缘于杜丽童年时代其母亲的一场婚变。因为杜丽的生父嫌弃杜丽是个女孩,所以和杜丽的母亲离了婚,杜丽也改随母姓。

  杜丽母亲离婚一年后,认识了杜丽现在的继父杜兆祥,当时杜丽说什么也不同意母亲再婚,她害怕自己再次遇见一个“恶爸爸”。但是杜兆祥经常给杜丽讲一些警察抓坏人的故事,逐渐让杜丽对警察这一职业产生浓厚的兴趣,慢慢的,杜丽也默认了这个新爸爸。在杜丽12岁那年,齐元珍和杜兆祥结了婚,杜兆祥也把杜丽原先的“齐芳芳”改为“杜丽”。也许,正是童年的不幸,使杜丽养成了倔强不服输的性格。